威尼斯手机网址-首页

党建动态

Party building culture
武汉战“疫”——来自鼓楼医院神内天团
发布时间:[20-02-20]浏览:369

       今天我被安排在病区里面值班(晚21:00-01:00),也就是污染区,这是我来武汉医院后第一次进污染区。虽然之前已经接受过防护服的穿脱,但每家医院还是有些小的区别,既然在一院,我肯定的遵守这边的规定,所以还是有点担心出错。故下午17:00多,在大家“神内天团”微信群里,我让已经进去过的兄弟姐妹都来给我先容一下具体流程、注意事项及易犯的错误,大家都很积极提供经验,并安慰我,让我不要太过焦虑和担心,从大家神经内科出来的人都是棒棒的,一定没问题。

微信图片_20200225163651.jpg


       晚上19:50,我跟我的搭档,神经外科虞晨医生,还有护理组的兄弟姐妹,一行十余人在酒店门口登上了去医院的大巴。由于特殊时期,一路上都没有见到其他的车辆和行人,司机师傅很顺利的把大家送到了地点。大家负责的是感染科22、23病区,在外科楼9楼。经门诊2楼的国家医疗队通道,先测体温,再领取物资后,进入更衣区。因为没有更衣柜,所有人的外衣都是脱下来用垃圾袋装好放在一个办公室,然后穿着洗手衣出来穿戴防护用品。更衣区域内有专人负责及引导防护用品穿戴,因为大家有几个都是第一次进来,所以一名负责人把大家集中在一片,一步一步地引导。期间有点意外情况,由于我领取的防护服有点偏小,没办法,只得再出来重新领取一件大的(很心疼啊,在物资紧张的情况下,不知道那件小的还能不能用啊,有没有人告诉我啊)。

微信图片_20200225163658.jpg

       等我更换大号的防护服进来时,其他人都已经穿好防护用品了,为了不耽误上一批人下班,他们就先进去交班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穿戴防护用品。幸好更换大号防护服后,穿戴起来都很顺利,数分钟也搞定了。但是问题来了,因为前面的插曲,忘了给自己的眼镜做防雾处理,只处理了护目镜,所以一跨进污染区通道的大门,我仿佛就进了神仙福地一样,整个世界都在一片云雾之中,相信你们都懂的。此刻的心情没法描述啊,而且大家都已经先走了,我只能碰到个人就问,眼镜靠近墙上或地上的标志,总算找到正确的方向和电梯,到达我工作的病区。期间还看到了一院的卒中中心绿色通道标志,我想,如果不是这是的疫情,一院神内的同行可能这时候也应该在导管室里给需要的患者行急诊手术吧(不知道这个时期,武汉的急性脑卒中患者是怎么救治的,有没有专门的定点医院,虽然疫情严重,但时间就是大脑,卒中急性期的救治同样重要)。

微信图片_20200225163703.jpg

       到达病区后,上一班的兄弟已经给我的搭档交过班了,但我还是让他们把重要的病人跟我说一遍,我要对可能的重点病人都有个了解。接下来就正式开始工作了,因为我还是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所以医嘱工作就交给我的搭档了,免得开错了影响患者的治疗及护士的工作量。总体来说,夜里病房里相对比较安静,处理的都是小事,大家也在看一看每个病人的病历及医嘱,做到对病情的了解。就在我以为大家可以这样顺利的渡过大家的这个班次的时候,不知道几点,一名小护士跑过来告诉我23病区一名患者翻身后血氧掉到了40+%,我一路小跑到患者病房(虽然脚上套着鞋套和垃圾袋)。患者监护提示血氧低、心率快、人很烦躁,一看就是缺氧的症状,患者目前在使用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作为目前病区内高年资的医师,我心里提醒自己一定要镇静,如果我乱了,可能其他人都要乱了。

微信图片_20200225163715.jpg

图为陈志斌与虞晨医生

       首先,在护士妹妹的帮助下,大家首先调整了呼吸机的参数,氧浓度增加到100%,并检查了整个呼吸机的工作通路,排查完没发现什么问题,但呼吸机一直报警氧浓度不够,我脑子里迅速闪过一个念头,难道医院中心供氧有问题,压力不足,不要这么坑我啊。正好床边有一套患者之前没上呼吸机时的吸氧管,赶紧给患者从吸气面罩上再给一路氧。如果再不好的话就要准备气管插管了。还好,患者血氧迅速上升到90%以上,人明显安静了。针对这个情况,我跟护理组要求她们交班时这个一定要交清楚,特别是增加了一路供氧的情况,当然大家医疗组我会详细交代的。在这期间,感谢护理组的配合,大家各司其职,急而不乱。因为眼镜模糊,看不清大家的名字,只认得出大家神内监护室的葛锡娟老师(哈哈,经常一起搭班的,就是全副武装了我还是认得你,感不感动)。之后还有一床老爷子起床洗脚后出现胸闷气喘,普通面罩吸氧下指脉氧只有60%,更换储氧面罩后情况好转。其他还有一些小事,就不一一记录了。总体给我的感觉是,这次新冠肺炎的患者,可能前一秒你看着他还好好的,但稍活动后即可能快速出现病情变化,特别是缺氧,需要大家医护人员的密切观察及紧急处理。

微信图片_20200225163720.jpg

       不知不觉,4个小时就过去了,接班的兄弟来了,交代完后,大家总算可以准备暂时休息了。期间我的搭档问我耳朵被口罩勒的疼不疼,我跟他开玩笑说,你比较嫩,我老了,皮比较厚,没什么感觉。真的,我没感觉到那种很疼的感觉,我在想是不是跟我平时工作习惯有关。因为之前在鼓楼医院,大家做急诊手术时,身上穿着几十斤的铅衣,带着防护眼镜(架在耳朵上也很重),有时不顺利的话要站4-5小时。我想我的耳朵习惯了负重。

       在一院老师的引导下,逐步脱下隔离装备,换好自己的衣服,走出了病房大楼,虽然已经凌晨2:00,马路上的空气依旧是如此新鲜。等大家都出来集合后,大家一起坐大巴返回宾馆(话说司机师傅也很辛苦,向您致敬)。到宾馆后,洗完澡,吃了份“德芙牌”方便面,赶紧睡觉,后面还有更多的任务等着大家。

微信图片_20200225163725.jpg

       希望湖北武汉疫情早日结束,勇士们平安凯旋。

微信图片_20200225163738.jpg微信图片_20200225163742.jpg


文/神经内科 主治医师 陈志斌



返回顶部

威尼斯手机网址
微信服务号

鼓医那些事儿
微信订阅号

鼓楼医院
官方APP

威尼斯手机网址
地 址:南京市中山路321号
邮 编:210008
总 机:025-83106666
网 址:http://www.intivarexposed.com
公众号:威尼斯手机网址
威尼斯手机网址投诉监督电话
地址:机关办公楼信访办
邮编:210008
电话:025-83105888
邮箱:glyyxfb@163.com
友情链接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 江苏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南京大学
  • 南京大学医学院
Copyright ? 2004-2018 www.intivarexpose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威尼斯手机网址版权所有
技术支撑:恒网

威尼斯手机网址|澳门威斯尼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